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市政府传媒新闻门户网站视界 《丽水市政府传媒新闻门户网站日报》 《处州晚报》
◎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专题报道 > 2019 > 追梦火焰蓝 > 相关报道  正文

北纬53度林海孤岛里的“守护神” :用生命守护每一棵树

丽水市政府传媒新闻门户网站网 - 来源: 未来网  2019-04-26 18:21
编辑:翁积飞 | 责任编辑:叶方美〗

 未来网莫尔道嘎4月25日电(记者 何欣)有人问,用生命守护这些树木有意义吗?

  “有,这些树木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。”这是一名消防员给出的答案。

  北纬53度,祖国版图鸡冠顶端,与北极村漠河同纬度的原始森林腹地,有一个地方叫“奇乾”。

  在这里有一支队伍——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。

  奇乾中队所驻守的原始森林腹地年平均气温零下3度,无霜期仅70天,漫长的大雪可以从9月底断断续续下到来年的5月,有的消防员两年都没有下山,这里也因此被人们称为“林海孤岛”。

  一年四季,无论严寒酷暑,目前奇乾中队的42名消防员都一直守护着这95万公顷的林海,他们被称为“森林守护神”。

  而由于地理条件因素,奇乾中队生活用电只能依靠太阳能发电,有时候雪太大不出太阳,消防员们就生活在没有电的环境中。有时候也会没有信号,无法与家人联系。

  但是无论条件多么艰苦,消防员们都始终驻守在这里,守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  就像奇乾中队营房背后的山上,中队指战员们用白桦树杆拼成的“忠诚”二字一样。

  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。未来网记者何欣 摄

  5分钟内集合完毕 第一时间赶赴火场

  在奇乾,人们最害怕听到的一件事情就是“上山打火”。因为这意味着某一林场发生火灾,急需森林消防员赶赴火场进行灭火任务,也代表着可能有人会牺牲。

  也是在这里,人们最不害怕的事情就是发生火灾,因为有一群人会义无反顾地跑向火场。

  无论给养是否足够,身体是否疲惫,当他们看到大火时,就会立即拿起手中的工具,不把火扑灭,不离开火场。

  “接上级火情通报,我中队管护区某林场发生森林火灾,目前过火面积达十公顷,我命令中队按照灭火作战方案立即出发。”据奇乾中队中队长王德朋介绍,每次发生火情时,消防员们在5分钟内迅速集合,之后在第一时间赶赴火场。

  奇乾中队中队长王德朋。未来网记者何欣 摄

  让王德朋印象最深的一次灭火经历是那场“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火灾灭火战斗”。

  2018年6月1日,大兴安岭林区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雷击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达上千公顷。奇乾中队接到出动命令后,中队长王德朋、指导员王永刚迅速带领中队55人作为第一梯队赶赴火场。

  2018年6月1日,大兴安岭林区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雷击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达上千公顷。奇乾中队接到出动命令后,中队长王德朋、指导员王永刚迅速带领中队55人作为第一梯队赶赴火场。奇乾中队供图

  王德朋告诉记者,当在完成第一个火场灭火任务后,已经连续作战3天的消防员们还没有进行休整,就接到了转场任务。

  “第二火场有火情,请奇乾中队赶赴火场进行灭火任务。”接到转场任务后,3天没有休息的消防员们立马拿着30多斤重的风力灭火机赶赴第二火场。

  “我们作为森林消防员,一见到火光就激动,完全忘记了身体疲惫的感觉,马上投入到了灭火任务当中。”王德朋告诉记者,由于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灌木丛生,火场内地形复杂,消防员们经历了三个昼夜才将火场北线明火扑灭。

  当确认暂无其他火情,已经扑灭的火场也不会再发生复燃的情况后,消防员们接到上级命令“可以撤离”。

  返回驻地的近7个小时的车程,消防员们睡了一路。

  王永刚告诉记者,有时候会遇到灭完一场火后,消防员们刚进入驻地的大门后,就接到了下一场灭火任务,还没有及时做休整,就立马赶赴下一个火场。

  “当发生火情时,我们必须要第一时间赶赴火场,成功把火扑灭是我们作为森林消防员的职责所在。”王永刚说,有一次灭火历时七天八夜,当时所携带的三日量给养消耗完毕后,40多位消防员们在后面的时间里只吃了5斤面和半个白菜。

  而在那次作战中,时任中队长寇亮亮回到营地后身上翻出了13个“草爬子”。草爬子学名“蜱虫”,以吸食动物血液为生,传播病毒,严重可致人死亡。

  奇乾中队的卫生员康广林告诉记者,作为森林消防员,新兵入伍前都需要注射脑膜炎疫苗,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注射一次,防止在森林灭火时被蜱虫叮咬而引发神经脑膜炎。

  “有时当消防员被蜱虫叮咬后,蜱虫会钻进消防员的皮肤内,如果没有及时处理就会随着血液在身体流动。”康广林称,在灭火结束后,当消防员在看守火线清理现场时,有消防员发现自己被叮咬后,一般用烟熏和酒精擦拭将蜱虫赶出体外,而当蜱虫深入进入皮肤内时,只能用刀将那块皮肤割掉作为紧急处理。

  但是无论条件多么艰苦,消防员们都始终驻守在这里,守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就像奇乾中队驻地背后山上,中队指战员们用白桦树杆拼成的“忠诚”二字一样。

  2018年6月1日,大兴安岭林区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雷击发生森林火灾,奇乾中队赶赴火场进行灭火人物。奇乾中队供图

  “外面的人不愿意进来,里面的人不愿意出来”

  而在消防员们的眼中,奇乾中队是一个传奇的地方,因为这里的条件最艰苦,却也是他们最向往的地方。

  在这里有一句话“外面的人不愿意进来,里面的人不愿意出来”。

  以前,奇乾中队不通电不通水,几乎没有信号。

  “差不多一个月只能与家人通一次电话,而且通话时间不能太长,要不然就没有信号了。”在这里入伍快12年的老兵布约小兵(彝族)告诉记者,在没有信号之前,只能把电话挂在树上寻找信号,通话都是靠喊,而且只有中午11点到3点,也就两三个小时有信号。

  现在虽然有4G信号基站,但是有时候也会“罢工”,大雪封山时,维修工人无法上山进行维修,与外界一两天不联系是家常便饭。

  王永刚告诉记者,目前中队的取暖供电全部靠烧锅炉运转发电机,为了更好地延长发电机寿命,每次供电也是有时间间隔的,除了凌晨1点到3点、5点到7点、9点到11点、13点到15点、17点到21点这几个烧锅炉的时间点外,其他时间都没有电。

  2年前,中队所在的驻地房屋需要维修,一位维修工人来到奇乾中队后,发现这里没有电也没有手机信号,第二天早上5点多就拿着行李离开了。

  但是即使这里的条件这么艰苦,消防员们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来到这里,因为这里有最淳朴的兄弟情。

  一年四季,无论严寒酷暑,目前奇乾中队的42名消防员都一直守护着这95万公顷的林海,他们被称为“森林守护神”。奇乾中队供图

  张恒天是一名90后,来到奇乾中队已经8年了,现在是一名驾驶员。

  有时候由于火场地形的原因,驾驶员们只能将消防员们送到离火场最近的公路,之后消防员们徒步前往火场。

  “已抵达火场,开始扑打明火。”对讲机里时不时传来消防员们在火场一线作战的消息。张恒天告诉记者,虽然有时候接到灭火任务时,心里想大干一场,赶紧把火扑灭。但是当把他们送入火场后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“希望他们可以平安回来”。

  当张恒天和其他驾驶员将消防员们送到离火场最近的公路后,他们没有返回驻地,而是一直在公路上等待灭火的消防员回来。

  在等待时,张恒天会一直望着灭火的消防员走向火场的方向,并且心里默默地祈祷“希望他们可以平安回来。”

  而当拖着疲惫身体的灭火消防员结束灭火任务后,当看到张恒天和其他驾驶员后,会激动地跑向他们,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驾驶员就看到了回驻地的路。

  中队文书胡首告诉记者,他们消防员最爱唱的一首歌曲是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

  “团结就是力量,这力量是铁,这力量是钢,比铁还硬,比钢还强……”

  注定与家人聚少离多“有任务,必须要回去”

  作为一名消防员来说,可能亏欠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消防员们有一个习惯——给家人报喜不报忧。

  他们出发去森林灭火前,不会告诉家人自己去火场灭火。等成功将火扑灭后,才会打电话向家人分享自己的战果。

  他们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父母的儿子、妻子的老公、孩子的爸爸,但是他们始终都有一个身份不会变“我是一名消防员”。

  “我们这个职业注定了与亲人聚少离多,但是这个没有办法,你选择了这份职业,有些事情就要去克服。”当兵马上12年的老兵布约小兵,11年多来从未回过家过年(布约小兵是彝族人,过年时间为10月份),也从未给自己的父母过过一次生日,而自己的儿子都一岁半了,只有农历春节回家休假时,才陪伴了自己的儿子一个月。

  布约小兵告诉记者,由于长时间没有和自己的儿子见面,当抱起自己的儿子时,他的儿子会哭闹。

  “作为一名森林消防员,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。”有一次,布约小兵正好回家休假,他的妈妈由于身体的原因,突然不会说话,在医院住了5天。

  那个时候布约小兵的妈妈病情有所好转时,他接到了部队的通知:有任务需要你立即停止休假,返回驻地随时准备战斗。

  当时,布约小兵看着躺在病床上年迈的母亲,心里想着和自己的领导去请假,多陪自己的父母几天。

  “你走吧,你放心,这里还有你哥照顾我。部队肯定是有任务才叫你回去,你回去吧。”虽然布约小兵不放心自己母亲的身体,但是在休假的第6天他还是踏上了返回驻地的路途。

  “有任务,我们必须要回去。”布约小兵告诉记者,当兵快12年,作为一名森林消防员长年与森林为伴,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  2018年6月1日,大兴安岭林区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雷击发生森林火灾,奇乾中队赶赴火场进行灭火任务。在扑灭火场明火后,中队指战员躺在林内空地上休息。奇乾中队供图

  到今年年底,小兵就已经当兵12年了,而他也面临着一个问题——是回家还是继续当一名消防员。

  “如果可以,我还是想继续干下去。我爱这个地方,喜欢大家,已经习惯了这个职业。”布约小兵说。

  入伍已经两年的预备消防员田野告诉记者,他两年都没有回过家,非常想家。“我想对我的爸爸妈妈说‘希望你们保重身体,特别是我妈妈,她身体不好,希望她工作不要劳累,我在这过得很好,请你们不要操心。’”。

  有人问,用生命守护这些树木有意义吗?

  “有,这些树木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。”王德朋告诉记者,这些树木扎根在森林腹地,滋养着这片土地和这里的所有动物,这是树木为大自然做的贡献,而他们保护这些树木,其实也就是保护了在他们心中所认为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。

  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。奇乾中队供图

  当在完成灭火任务后,王德朋会在远处看山上被火烧过的地方,当看到这些地方的周围都是绿色的树木时,他的心里很开心,因为他保护了树木,为大自然留下了绿色。

  清晨,随着起床号的响起,奇乾中队的所有消防员们集合在驻地周围的公路上跑步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看着公路两旁的树木,他们向着森林深处跑去。

  当阳光洒进奇乾中队的消防员们的宿舍时,豆腐块似的被子前放着消防员的帽子,帽子上的徽章被照射得锃亮。而床底下,整齐地摆放着消防员们的防火服,为下一次灭火任务时刻准备着。


 

如遇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(电话:0578-2127345)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分享至: